中国众筹新闻的萌芽之路

武大沈阳 发布于2014年4月4日 10:14(@武大沈阳 @linda码字达)

2013年11月29日,众筹网发布国内首家“新闻众筹”平台,“众筹”这一新鲜的名词从互联网金融领域,走进了新闻媒体领域。众筹新闻(crowdfunding journalism)是指记者通过公开报道计划,向社会公众募集新闻报道项目启动资金并执行报道[1]。这种运作模式自2008年以来,在美国、法国、台湾等地的新闻组织机构得到扩散与运用。新闻众筹在中国萌芽,对我国的新闻行业会产生怎样的影响,未来的发展趋势是如何的,这些问题都值得新闻行业共同探讨。

一、 众筹模式的崛起

众筹的概念源自众包(crowdsourcing),《连线》杂志主编杰夫·豪,在2006 年《众包的崛起》一文中,创造了“众包”这个术语。众包描述的是一种新商业模式,即企业利用互联网将工作分配出去、发现创意或解决技术问题。他区分了四种基本的众包应用类型,即集体智慧(crowd wisdom)、集体创造(crowd creation)、集体投票(crowd voting)以及众筹(crowdfunding)。众筹就是面向大众集资,它“集资开发的是大众的钱包,让人数众多的群体代替银行和其它机构,成为资金的来源”,其实也就是对资金来源进行众包[2]。

众筹作为一种通过互联网向网友募集项目资金的模式,最早在美国的Kickstarter网站进行实践,该网站主要进行艺术类创意项目资金募集,资助者不能通过投资赚钱,但可以获得募捐人的实物或体验,如图书作品或新产品的试验机会等等。而Kickstarter在募集资金中收取5%为佣金。至2012年,Kickstarter吸引了200多万名支持者,提供了3.19亿美元的资金,而发起项目中,只有约43%的项目最终运作成功。2011年,众筹模式在国内发展迅猛,艺术、娱乐、营销等项目和产品上多有尝试,点名时间、大家投、追梦网等多个众筹网站成立。

2008年11月Spot.us的上线标志着众筹模式走向了新闻行业。众筹和新闻报道的结合有其特殊的背景。受到社交媒体的影响,传统媒体的广告收入不断下滑,导致了新闻业务投入的下降,引发广告再次收入下跌,传统媒体的资金链陷入恶性循环[3]。新技术的产生也对传统媒体产生了冲击,公民记者、公民新闻也分食了内容生产工作,调查显示37%的互联网用户以评论或转发的方式,参与了新闻生产[4]。而在相似的背景下,2013年众筹新闻在国内发展初露端倪。

二、 众筹新闻在中国

(一) 发展现状

众筹网的“新闻众筹”平台被视为国内众筹新闻起步的标志性事件。实际上2013年7月2日刘建锋在博客、微博发起“独立记录者诚征后援”活动,10月10日宋志标微信公共账号“旧闻评论”、博客均提供小额阅读支付,均是媒体人早期试水众筹模式的有益尝试。

1. 个体和联盟式的运作平台

就国内现有的众筹案例来看,媒体人主要采用个体式、联盟式众筹平台。个体式众筹平台主要指媒体人以独立个人身份,借助自媒体平台进行报道项目的说明、宣传和筹资。联盟式众筹平台主要指媒体人借助第三方平台或网站,进行信息登记、审核后,进行报道项目的说明、宣传和筹资,在筹资过程中,可能需要向平台支付佣金。

个体式众筹平台突出自媒体的品牌效应,媒体人可以长期贯彻特定类型新闻写作,形成品牌影响力。在新闻选题、采写角度、作品发布以及投募双方互动方面有更大的自主性。联盟式众筹平台能够发挥集群效应,短时间内吸引更多的投资人,在媒体人信息权威性、支付可靠性以及内容生产的监督方面均有更高的可控性。

2. 预付和阅后付费的筹资方式

众筹的本意是以团购或预购的模式为特定项目募集资金。首先公布项目内容、选题原因、采访对象、所需经费等具体信息,获取投资人足够的关注和资金。然后进行调查采访和新闻作品的撰写,最终公开发布作品,并以实物或虚拟体验回馈投资人。众筹网、刘建锋的新闻报道项目均是采取这种形式。而在国内落地发展过程中,众筹模式也发生了一些“变异”,宋志标的“旧闻评论”是由媒体人自行选题、撰写并且发布,读者在阅后按照个人意愿支付一定费用。

预付模式中,媒体人发布项目信息是一种推广营销,而出资人的支付行为则是对项目“用脚投票”,受到出资人认可的项目可以募资成功,而不受认可的项目则会募资失败,反映了出的是市场决定新闻选题的思维模式。而在阅后付费的模式下,这种市场投票的机制缺失,依旧是媒体人设置议程,受众扮演的是捐助人角色,这种情况下捐助人对内容质量有可控的考核。宋志标也在募资标语中表明,这是一次实验,“你赞助的是一项写作实验,支持的是更多写作的可能性”[5]。

3. 自媒体为主、传统媒体为辅的发布载体

募资成功的新闻报道项目中,多以博客、微博、微信以及豆瓣等社交媒体为发布平台,少部分通过媒体人供职单位的官方账号发布,极少数通过图书、杂志等方式发布。而部分的时间均较为随意,并未做出严格限定。不少项目在截止日期内未能提交新闻作品。由于处在发展初期,对于项目进展的控制、项目经费的投放以及投资人的回馈均缺乏一定的监督和公开机制。

(二) 影响

  1. 改变新闻生产话语权

众筹模式改变了新闻生产资金链的流向。传统新闻生产由上至下的资金链条使得话语权落在了新闻机构。而众筹的模式使得出资人和记者紧密联系在一起。出资人通过投放资金的方式认可特定的报道策划,而记者则需要对投资人的资金负责,按计划执行报道方案。话语权一定程度上落到了出资人手中。从某种意义上来看,出资人就成为了新闻报道的“把关人”。

  1. 凸显新闻生产的长尾效应

众筹模式弥补了部分小众选题资金不足的现状,将新闻生产直接推向了市场,由市场决定报道选题。众筹新闻模式将受众放到了新闻运作过程中的核心地位,如果得不到受众的认可和支持,整个新闻报道计划将无法启动[6]。部分选题由于时效性、资金或者太小众等问题难以见刊于传统媒体,而众筹新闻则解决了这个难题[7]。

  1. 保护自媒体新生力量

众筹新闻生产模式是对自媒体内容生产的一种保护和促进机制。网络中经常出现不署名转载或者篡改文意等乱象,自媒体缺乏版权保护和资金来源。众筹新闻为自媒体人从事新闻生产提供一定的资金保障。

  1. 公开新闻生产流程

对传统媒体的记者、编辑而言,众筹的模式更是生产流程的变化。众筹前期的新闻选题介绍,既是项目的说明,更是针对读者的一种推广和营销,更好的选题方案和执行方针才能使得读者出资。而在采访、撰写、发布的过程中,记者也必须向出资人负责,定期公布进展情况。新闻生产流程变得公开、透明。

三、 中外众筹新闻网的对比

选取美国Spot.us、台湾weReport以及大陆众筹网的“新闻众筹”平台作为样本,对比分析三者之间的异同。以下分析数据统计时间截至2013年12月10 日,来源Spot.us网站抽样选择的20个项目、weReport网站现有全部项目,共16个;以及众筹网的“新闻众筹”平台现有全部项目,共12个。

(一) 网站概况

2008年Spot.us成立后获得“奈特新闻挑战奖”,至今已经有超过22350位出资人,110位自媒体人参与各种各样的项目。2011年weReport上线以来,完成9个项目,4个进行中,3个募集中。而众筹网的“新闻众筹”平台首批上线12个项目,在规定时间内全部完成资金募集任务。

(二) 选题类型

Spot.us新闻选题多元化,涵盖民生、政治、环保、文化、司法、教育、劳工等领域,在垂直领域也有涉及;weReport和众筹网的选题较为集中。众筹新闻的关注焦点是民生问:在Spot.us和weReport网站中分别占36%和50%。众筹网首批上线的项目则主要集中在时尚娱乐和文化领域,均占33.33%,如《揭秘金钱左右的时尚圈》、《奢侈品鉴定,时尚圈的新行当》等选题在公布后受到较多投资人的关注。国内的众筹项目在新闻选题上存在一定的风险性,因此众筹网站的选题较为谨慎。而个体式的众筹项目相对开放,刘建锋于2013年10月6日发布《平度超限战——政法记者陈宝成家乡七年拆迁战调查 》,详细记录了记者陈宝成在家乡平度抗拆的起源、经过以及结果。

图1 Spot.us、weReport以及众筹网新闻项目选题类型

(三) 作者背景

Spot.us和weReport的作者背景较为多元。Spot.us网57.14%的作者是机构,包括新闻媒体机构、环保机构、社工机构等等;42.86%为个人,以媒体人、环保志愿者、学者等有特定垂直领域经验的专业人士为主。weReport网33.33%的作者为机构,值得注意的是台湾的公民新闻平台PeoPo、上下游新闻市集在众筹新闻中表现活跃;66.67%的项目来自于个人,新闻专业学生和公民记者占多数。众筹网的项目中全部为个人发起,其中55.83%为在媒体单位供职的专业人士,41.67%为自媒体人。国内众筹项目处于萌芽阶段,未能受到专业机构的重视,在Spot.us和weReport上很多专业机构在经验优势基础上,针对垂直领域某一社会现象或议题募集的资金,进行深度调研、科学实验、多方访谈,形成超越新闻报道深度的专业类型报告。

图2 Spot.us、weReport以及众筹网新闻项目作者构成

(四) 发布形式

就作品展现形式而言,Spot.us的新闻项目以深度调查为主,主要通过图文结合的文字报告呈现。weReport的新闻项目以采访报道为主,有47.06%的内容以视频方式展现。众筹网的新闻项目拟定以采访报道为主,由于还在进行中,大多数未能明确展现形式。而就项目计划而言,美国、台湾的新闻项目策划有更为明确的项目运作方案,采访计划明确至具体采访对象和时间,报道形式细化至每个作品的主题和内容。

Spot.us、weReport以及众筹网的新闻项目在发布平台的选择上各有倾向。Spot.us的项目42.86%发布在传统媒体上,众筹网站与传统媒体形成了良性对接和信息互流。一方面Spot.us上新闻机构募资项目较多,另一方面新闻媒体也看重Spot.us上的报道,对优秀内容进行采编。weReport的项目82.35%发布在网站上,尤其是NGO机构的官方网站占比较大。而众筹网的内容则有58.34%发布在微博、微信中。“双微”的发布门槛较低,短时间内传播效率快,读者互动关系紧密。

图3 Spot.us、weReport以及众筹网新闻项目发布平台

(四)筹集资金

筹集资金方面Spot.us人均出资40.23美元,weReport人均出资3464.73新台币,众筹网人均出资423.61元人民币。weReport人均出资金额较高与weReport的运作模式有一定联系。weReport由优质新闻发展协会创设,是非营利调查(深度)报道媒体与产制平台。在部分筹集资金困难的项目中,协会给予适当补助。而Spot.us中未能成功筹资的项目则需要撤资退还出资人,因此募资双方均较谨慎。

四、 未来展望

虽然众筹新闻还不可能取代传统的新闻生产模式,但不失为新闻行业的一次创新尝试。根据中外的对比分析结果,中国的众筹新闻之路有四个方面值得注意。

1.谨慎选题,规避风险。我国新闻众筹的运作模式和合法性边界并不清晰。2013年12月初,出于风险考虑,众筹网上的“新闻”这个类目名称,被谨慎地改为了“资讯”[8]。一方面期待法律对众筹行业的规范促进中小项目的发展,如2012年4月美国政府出台的《创业企业融资法案》通过取消对于新兴创业企业在融资上的一些限制条件来促进经济增长。另一方面在现有的法制环境下,运营平台负责人、募资人、出资人均需要谨慎进行选题,降低风险。

2.增强垂直领域机构对众筹新闻的认知。在美国、台湾的众筹新闻分析中发现,众筹新闻的最终呈现形式不仅仅是一篇新闻报道,而是一个专业领域问题的深度报告。这个报告对于垂直领域机构了解行业发展、业内热点、竞争领域情况极大帮助。包括媒体、环保、医疗等在内的单位、行业协会可以视作是众筹新闻的潜力出资人群。

3.实现传统媒体和自媒体的信息回流。众筹模式生产的新闻,除了需要关注自媒体传播效果,更加需要重新进入传统媒体传播渠道。美国的Spot.us促进新闻机构投放报道项目,既有利于传统媒体资金链的补充,更有利于自媒体与传统媒体的内容合作。

4.促进众筹平台实现业务规范。国内外众筹新闻网站都关注的一个隐忧问题是——对于项目效果的评估。一方面有自媒体人担心出资决定报道价值取向,导致商业软文的出现,另一方面出资人对募资人的项目进展和效果均缺乏评价体系。台湾的weReport运作中优质新闻发展协会发挥了重要作用,对部分选题给予了支持。而在中国众筹平台、自媒体联盟也应当形成业务规范,生产更高质量的内容。